? 第九百四十九章.本阁有疾.-摄政大明-爱书123免费m.hga025.com|官方网站 m.hga025.com
本站所有m.hga025.com|官方网站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 APP下载 |收藏本站
ibook123m.hga025.com|官方网站 > 摄政大明 > 第九百四十九章.本阁有疾.

第九百四十九章.本阁有疾.

……

……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却说,德庆皇帝与诸位阁老经过了反复争论之后,终于是确定了赵俊臣的具体封赏,为赵俊臣加授了当朝少傅、东阁大学士的衔职,让赵俊臣拥有了入阁辅政的资格,更还赐封了新成伯的爵位。

而这个传旨大臣的差事,则是落在了左兰山的身上。

左兰山乃是“赵党”的二号人物,德庆皇帝让左兰山负责传旨,自然是调虎离山之计,想要趁着赵俊臣与左兰山二人皆是离京的机会,出手削弱“赵党”的势力影响。

与此同时,为了防止左兰山刻意纵容、无法敦促赵俊臣尽快返京,德庆皇帝还安排了礼部侍郎鲍文杰作为传旨副使,与左兰山一同行动。

然而,左兰山身为赵俊臣的朋党,一举一动自然是要考虑到赵俊臣的利益。

左兰山很清楚,朝廷目前已是下定决心出兵收复河套,一场国战就在眼前,这场战事一旦是获得了胜利,就必然会迎来一场分功盛宴,所有参与此事的朝廷官员都会沾光不少。

与此同时,朝廷出兵收复河套之事,皆是因为赵俊臣的提议与推动,也是赵俊臣营造出了大好局势,所以朝廷战后论功行赏之际,无论如何也绕不开赵俊臣的作用,赵俊臣到时候也会再次收获一笔军功政绩。

然而,这一笔军功功绩,究竟是多是少、是大是小,却也是大有讲究。

重点在于赵俊臣离开花马池营返回京城的具体时间。

若是赵俊臣离开花马池营的时候,朝廷大军尚未开始行动,就意味着赵俊臣在这件事情上只有运筹帷幄的功劳,并没有参与具体进程之中,论功行赏之际自然是要吃亏不少。

但若是赵俊臣离开花马池营的时候,朝廷大军已经攻入到草原之中,就意味着赵俊臣不仅有运筹帷幄之功,更还是直接参与了战事之中,军功政绩也就可以增加许多。

简而言之,目前局势之下,赵俊臣留在花马池营的时间越长,今后论功行赏之际,也就可以获得越多的功绩与封赏。

事实上,也正是出于这般考虑,德庆皇帝才会要求赵俊臣尽快返回京城,就是不希望赵俊臣收获到更多的军功政绩

左兰山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,这一路上自然是磨磨蹭蹭、百般拖延,唯恐走得太快。

当然,延缓行程之际,左兰山并不会做得太过明显,他必须要找到充足的理由。

理由很好找,那就是生病!

我左兰山好歹也是堂堂阁老之尊,生了重病之后,总不能逼着我拖着病体继续赶路吧?若是出了问题,谁能担负的起责任?

于是,左兰山离开了京城之后,就突然间变得体弱多病了。

传旨队伍离开京城之后不到一百里,还没走出北直隶的范围,左兰山就突然表示自己偶感风寒,浑身无力、经不起路上颠簸,当即是留在原地休息了两天。

传旨队伍好不容易离开了北直隶、进入了山西范围之后,左兰山就表示山西与京城的环境相差太大,自己水土不服、上吐下泻,当即又是原地休息了两天。

好不容易等到左兰山调理好了身体、适应了山西水土,传旨队伍不过是行进了两百余里,左兰山又表示自己头疼欲裂,彻夜失眠,应该是一路奔波透支了太多元气的缘故,又是强烈要求原地休息。

就这样,左兰山这一路上可谓是三天一大病、两天一小病,不过是走了千余里距离,这世上的所有常见病症,就在左兰山的身上如数出现了一遍。

然而,就算是左兰山生病再是如何频繁、传旨队伍的赶路速度再是如何缓慢,这道路终归是有走完的一天。

这一天,传旨队伍终于是进入了陕西境内,来到了西安府以东的位置,距离花马池营已是越来越近。

这个时候,左兰山正坐在轿子里闭目养神,心中则是暗暗思索着下一步计划。

“昨天收到了消息,朝廷各派趁着我与赵大人皆是不在京城的机会,纷纷是大肆攻讦‘赵党’官员,可谓是群起而攻之。‘赵党’也是损伤惨重……

霍正源已是丢掉了顺天府尹的位置,只保留了大学士的虚衔,被陛下勒令闭门思过、不得参与朝政……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这个位置原本就一个火山口,很容易就会被人抓住把柄,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,说不定就牵扯到了朝廷重臣与勋贵,想要左右逢源何其之难?霍正源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!

詹善常被御史们弹劾昏庸无为,也丢掉了户部侍郎的位置,新任侍郎是‘帝党’的洪正朔……与此同时,一批户部中层官员也遭到了清洗……这应该是陛下他插手户部的前兆了!

此外,自从我离开京城之后,就连续多日遭到御史的弹劾,诸般罪名,可谓是一项比一项重!如此看来,我的阁臣之位只怕是也坐不了多久了!……这也是早有预料的事情,陛下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内阁中出现两位‘赵党’成员!”

闭目养神之际,左兰山心里回顾着“赵党”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损失,但表情间却没有任何的担心与忧虑。

左兰山很清楚,“赵党”的根本在于赵俊臣,“赵党”这段时间以来的损失也只是因为赵俊臣不在京城的缘故。

等到赵俊臣返回京城之后,携着全歼蒙古联军的赫赫战功,当朝阁老与新成伯的尊贵身份,必然是有办法扭转乾坤、拨乱反正,如今的这些损失,自然也有办法弥补回来。

所以,收到了“赵党”损失惨重的消息之后,左兰山依旧是稳坐钓鱼台,一心只想着如何才能让赵俊臣收获更多的军功政绩。

“如今已经来到了西安府的地界,就算是我再是如何拖延,最多再过四五天时间,也就要抵达花马池营了,只希望那个时候朝廷军队已经攻入了草原之中,否则我这段时间的诸般苦心也就要白废了!”

暗暗思索之际,左兰山突然间发现自己所乘坐的轿子停止了前进。

左兰山掀开轿帘,问道:“怎么回事?怎么不走了?”

然后,不等听到回答,左兰山就已经明白了轿子停下不动的原因。

只见左兰山眼前的这条官道上,遍目所及皆是灾民形象的百姓,一眼望不到尽头,足有数万人之多,他们组成了一支漫无边际的队伍,正向着东边方向缓缓前进。

左兰山的轿子停下,显然是因为这支规模浩大的百姓队伍堵住了道路的缘故!

见到这一幕之后,左兰山顿时是表情一变,惊声道:“怎么回事?这些百姓为何拥挤在道路上?难道是西北各省的逃荒灾民?”

也难怪左兰山会有些慌乱,毕竟这些灾民看起来足有四五万人之多,又是一路向东而去,左兰山下意识就认为他们是前往京城逃荒的灾民,但若是让这些灾民蜂拥挤入京城,绝对会是一件惊动朝野的大事,只怕是整个朝廷中枢都会彻底乱套。

更何况,赵俊臣身上担负着赈济灾民的任务,若是让这些灾民纷纷涌入京城之中,就是赵俊臣办事不利的罪责了,到了那个时候,哪怕是赵俊臣拥有全歼蒙古联军的赫赫战功,只怕也是功不抵过、难辞其咎。

想到这里,左兰山连忙下令道:“快来人!传本阁之令,让附近官府即刻派出人马赶到这里,全力拦截这些灾民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些灾民进入北直隶的范围!”

然而,左兰山下令之后,他身边的那位幕僚领命之计,却是有些表情迟疑。

犹豫了片刻后,这位幕僚说道:“左阁老,依学生之见,这些百姓应该不是逃荒的灾民!学生也见过灾民逃荒的样子,绝不似他们这般组织有素,而且左阁老你看……这支百姓队伍之中,有许多人骑马来回奔走,显然是在指挥这些百姓行动,百姓们行进之间也不见有逃荒灾民应有的绝望之态……总而言之,学生认为这支百姓队伍出现在这里,应该是另有缘故!咱们最好是首先打探清楚原因,然后再做决定也不迟。”

听到这位幕僚的说法,左兰山微微一愣之后,也觉得有理,于是就改变了命令,派人去召唤这支百姓队伍的领头之人。

这支百姓队伍的领头人,自然是张诚了。

得知一位内阁阁老召见自己之后,张诚自然是不敢怠慢,连忙是赶去相见。

两人相见之后,皆是自报身份,左兰山得知了张诚乃是赵俊臣的亲兵首领之后,又得知这支百姓队伍并非是灾民逃荒、而是赵俊臣的刻意安排之后,不由是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然后,左兰山又从张诚这里详细了解了花马池营的目前情况,得知了花马池营将会在七日之后出兵草原的消息!

于是,左兰山掐指一算,发现自己至少还要再拖延两天时间,否则传旨队伍就会提前赶到花马池营,赵俊臣就必须在战事开始之前离开花马池营返回京城。

于是,左兰山当即是表现出了一副爱惜百姓的态度,下令传旨队伍为百姓们主动让出道路。

与此同时,左兰山表示自己再次染疾,这一次的病情则是吃坏了肚子,肠胃绞痛不已,所以传旨队伍进入西安城之后,将会再次休息三天时间。

……

PS:落枕了,脖子完全不能转动,大脑供血不足,所以今天字数较少,大家见谅。

……

。m.

摄政大明第九百四十九章.本阁有疾.。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收藏